senate house education香檳

第二屆文憑試成績已塵 精英除了有智慧及實力,其次就是能否承受壓力。假若能從容面對壓力的話,那便不妨給自己加壓至可以接受的水平。加壓的方法最容易莫過於提高對自己的要求,而壓力對某些人是有正面影響的。但假如害怕壓力,處於緊張的狀態時便手足無措的話,便需要反思及調節對事件的取態。減壓固然需要,但對客觀事件的看法更為重要,senate house education 教育中心有時候減壓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。長遠來說,還需學習如何面對壓力,畢竟日後投身社會壓力是無可避免,正面樂觀的人才有解決問題的動力。 而其中一役到最後由一香港研究生與蘇格蘭數學教授對壘,最後勝負已分,Dealer問那香港研究生:do you play poker professionally or do you really do research here? 他反問:are they mutually exclusive? 訂下一些極高而又不脫離現實的目標。目標訂得太低或太高的話都失去激發鬥志的作用。每個人都必須有目標才有動力,才可以使自己更進步,漫無目的地生活只會浪費時間。以最好的為目標,同時為最差的做好準備。有如往年跟我到牛津的中學生一樣,senate house education 教育中心過程中啟發了目標從而燃起追隨升學夢的鬥心。

Wolfson College是劍橋較年輕的學院,坐落劍橋鎮的邊陲,創立於1965年,其時名為University College,1973年由Wolfson Foundation全資贊助而易名,學院因只收研究生,學士生因此對此學院認識比較陌生。建築相對現代化,沒有傳統學院的老規矩,研究院學人及院士亦沒有貴賓席,碩士、博士、研究院士和教授每天晚上一同共坐於食堂的長桌上交流,還有,聽說學院裡的某個角落每週定期有一Poker Tournament遊戲,